草堂閒話

關於部落格
  • 241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噪鴉說

噪鴉說
 
 
    早晨散步時,樹上一隻烏鴉唧唧喳喳地說個不停:
 
    我年輕時代也讀了不少書,吸收了許多哲人的智慧,但有什麼用呢?腦細胞日以繼夜地新陳代謝,披沙瀝金的結果,幾乎全忘光了,只記得其中一句、兩句至簡至要的箴言。
    我記得蘇格拉底在法庭上的最後一句話:「活著好?還是死了好?天知道!」當我在天空鼓翼時,時時吟誦著蘇格拉底的這一句。
    而這位至聖先師,卻被希臘的民主判了死刑,理由是「敗壞年輕人的心靈」,天知道!
    納粹希特勒是經由民主選舉而崛起的狂魔。
    民主是刀鋒上的危險遊戲。
    
那麼開明專制呢?哥德生長在開明專制體制下,那時的歐洲文化燦然,是人類歷史上文化最為豐美的時期之一,但哥德總是在抱怨著周遭文化的粗俗。
    隱居在華騰湖畔的梭羅算是夠幸運了,他只需步行半小時回到康考特鎮上,便可與愛默生、霍桑等文哲詩人往還暢談,但他還是不免憤世嫉俗,對時人的生活內容多所批評。
    與哥德、梭羅等人相比,屈原的天空是徹底地陰鬱,他的時代、他的國家是黃鐘毀棄、瓦缶雷鳴、小人張狂、君子不出,他又不作沈默的少數,他是大聲疾呼的一人,但沒人睬他,他嘆息著「國無人、國無人」,投江而死。
    
五十年之後,楚國果然滅亡。
    是誰說楚國不會滅亡?大家都這麼說。
    嗚!今晨夢醒時,腦中突迸出「世亂日亟」四個字,不就是現在嗎?舉凡政治、社會、教育、宗教無不是群魔起舞、亂象蜂出,哥德等人若復生於斯世,會怎麼說呢?
    
前些時,與一位高智識的朋友共進早餐時,這位朋友嚼著培根說:「培根,是非常好的食物。」
    
我心想:培根不是過度加工、非常壞的食物嗎?
    後來午餐時,這位朋友又說:「啊,披薩,真是人間第一美味!」
    
但我只要咬下一口這人間美味,災禍立現。
    〝人們只相信自己所相信的〞
    
〝以自己的是非為是非〞
    
除了貪婪與仇恨,就是它,使得世亂日亟。
    為什麼不後退幾步,為自己、為他人留下寬容的、體諒的餘裕呢?然後轉行個三百六十度的大圓,從各個不同的視角去審視?
 
    從一大早,這隻烏鴉的瘋言瘋語塞滿了我的腦袋,無法刪除,只能移位,因為
    聲音是永遠不會消褪的! 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